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南永州路桥被指拖欠873万工程款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03:59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湖南永州路桥被指拖欠873万工程款

人民网北京9月22日电(记者周雷刚、杨伊)6月初,人民网领导人留言板接到网友留言,称湖南省永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州路桥)拖欠承包方工程款、施工费等873万元。人民网记者对网友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

发帖网友名叫文良统,他在留言中称:自己在2009年2月经朋友介绍,编制为湖南永州路桥太佳高速六标项目部三工区负责人,负责南阳河大桥和北川河大桥等两座大桥的整体施工。但时至今日,湖南永州路桥与他之间没有进行工程结算,永州路桥拖欠工程款540余万元,加上另外一项应偿还的设备款320余万元,合计873万余元没有得到偿还。

网友:工程让我倾家荡产 永州路桥拒绝执行法院判决

记者联系到了文良统。文良统告诉记者,这项工程让他倾家荡产。在前期投入资金400万元尚未收回的情况下,文良统把自己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向亲人朋友以及同学借款,共筹集借款累计618万元,全部投入到生产中去。但没想到永州路桥以各种理由拒不结算,自己陷入躲债和还债的困境中。原来工程拖欠的50余万元工人工资,文良统自己筹资已经全部结清,“不能欠工人的钱。否则我晚上都睡不着觉”。

文良统称,2010年初,因项目部迟迟拖欠应付工程款,自己给不出工程材料钱,曾被材料供应商软禁在山西22天,后经多方筹措资金,付清后才获得人身自由。回忆此事,文良统称,他不恨软禁他的材料商,究其根源都是永州路桥造成的。

文良统向记者表示,原来永州路桥口头答应的补偿文良统的施工费用1110万元。因为没有书面证据,在法院打官司时只好选择放弃。

2010年5月,永州路桥以清偿57万元的理由起诉文良统,同时申请财产保全。但文良统提供的移交清单显示,当时被迫移交的设备和物资折合成资金达3,286,029元,远远超过57万元的金额。

据文良统及原施工工人称,为了阻止文良统在工地上价值3,286,029元的施工设备回湖南,永州路桥纠集了60余名当地黑社会人员堵在工地门口,扬言人可以走,谁将设备开出门就打死谁,所以他们只能留下设备只身逃出工地。

2010年6月25日,方山县法院(2010)方发初字72-1号,判决永州路桥公司败诉,要求永州路桥与文良统进行工程结算,永州路桥拒绝执行。此后又分别经过湖南省永州市中级法院、湖南省高级法院判决,判决结果仍然是要求永州路桥与文良统进行工程结算,但永州路桥均拒绝执行。

永州路桥公司:照顾熟人 少收管理费还多付300万

永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公司,是湖南省永州市公路局下辖的3个直属单位之一,据永州市当地人介绍,永州路桥近年来每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在当地算是效益较好的企业。

6月17日,围绕网友投诉的问题,记者分别采访了永州路桥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尹维辉,及永州路桥上级主管单位——永州市公路局局长蒋仕民。

永州路桥总经理尹维辉称,文良统确实是经朋友介绍才当的三工区负责人。为了照顾文良统,公司还少收了0.5%的管理费,多付了300余万元。

尹维辉告诉记者,永州路桥没有和文良统签合同。原因是,“文良统是熟人介绍到这个项目做事的,文良统缴纳的管理费比别的工区要少0.5%。当时认为签了合同以后,会影响到其他工区的工作积极性,担心其他的工区闹事,所以就没有签署合同”。

同时,尹维辉还向记者爆料,文良统把先期付给他的部分工程款“装到自己的口袋里了,没有用到生产”。为了把工程完成,公司只得多花了300多万元。

尹维辉称,双方就工程决算达不成一致协议,导致无法结算,主要原因是文良统不同意申请第三方中介机构对工程进行验收结算。而山西省方山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方民初字第72—1号显示,不同意申请第三方中介机构对工程进行验收结算的,恰恰是永州路桥。

对于300余万元的设备和物资的去向,尹维辉称,当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以后,就交由当地一个人办手续,这个人也不是我们公司员工。蹊跷的是,尹维辉称上述设备和物资并没有交到永州路桥。价值300余万元的设备及物资,就这样消失了。

爆乳美女图片

红衣美女图片

谈恋爱的感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