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地流转的上海样本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1:57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上海农村经营管理站站长方志权反复用“静悄悄”这个词来描述沪郊农用地流转的平稳进行。他说,上海农地已进入“合同管理”时代,二轮延包确地确权确利、流转平台建立、纠纷调解仲裁机制形成,“像这样关涉农民利益的大事,能在静悄悄中完成,是不容易的”。

半月谈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源头规范、透明公开、价值发现、利益协调,可能就是沪郊土地承包经营能够“静悄悄”平稳运行的几个“诀窍”。

“立此为据”,源头规范

确地确权确利以公平为本,而且要“立此为据”,有所凭信,这就是源头工夫。上海在完成农村土地二轮延包基础上,建立规范的管理平台,顺势把沪郊的农用土地推向“合同管理”新阶段。

据上海市农委的最新统计,从2009年启动的上海稳定完善农村土地二轮延包承包关系工作已经完成,共涉及9个区县、97个涉农乡镇、1113个村。至去年11月底,承包合同签订率为99.68%,权证发放率已达99.44%。

在沪郊乡镇,不少干部都感慨:“做这个工作,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很难,很细致,有时真感觉是针线活。”有共性情况,更有个别情况,有些问题“不直接碰到,任你怎么想也想不到”。

有的农户过去因为种田负担重,放弃了承包田,现在政策好了,又想要回来,怎么办?有的夫妻离了婚,承包地的利益关系如何处理?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必须按规定、凭政策,耐心地一一解决。

在确地确权确利的同时,上海实施农地承包管理创新,建立了“可查询、可追溯、可汇总”的土地承包管理信息平台,信息库覆盖市、区县、乡镇和村四级,使得全市承包信息成为有管理、有信用度的决策资源。

在上海浦东航头镇,土地流转管理服务中心主任汪林福让记者点击了镇上的管理平台。在承包管理模块中,有农户数、农业人口、耕地面积、承包面积、机动地面积等详细数据,承包合同按编号、签订日期、发包方及承包方、面积等分类信息完整录入。浦东农经站副站长邵青说:“源头规范了,承包管理的基础就打好了。”

流转上平台,价格可发现

据乡镇干部回忆,以前村民之间流转土地,很随意,很不规范,“有的口头说一下就完了,有的在手边可以找到的废纸或香烟纸上随便写几句就算了”。这些都是矛盾隐患,口说无凭、约定不明,不利于管理,不利于利益平衡,不利于农村和谐。

“流转上平台、价格可发现、规范又有序。”上海市农委负责人说,上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已全面建成并正常运行,累计建设完成74家乡镇流转管理服务中心,基本实现上海涉农地区承包地流转管理与服务的全覆盖。

每个乡镇管理服务中心配备3名至5名管理人员,各村明确1名流转信息员,指导规范农村土地流转行为,逐步形成公平、公正、公开的农村承包地流转市场机制和管理服务体制。

在上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信息平台上,专辟了“土地流转”模块,实时、透明、公开地发布流出和受让信息,对流转合同进行备份和管理,对合同的执行进行监管。在实时平台中,记者看到,承包农户可以发布自己的流出意向,包括所在村组、姓名、面积、流转方式、用途、意向价格、年限及联系电话等详细信息。

有受让意向的一方,就可以上这个平台,寻找中意的流出信息,在平台上进行“供需配对”。如果一个地块有多家中意,还可以适度合规地竞争,综合条件较好者得。

上海市奉贤区农经站站长翁大钢对记者说,“流转上平台,好处很多”,供需双方是在公开和公平的市场环境中达成一致的,不仅流转效率高,而且稳定,双方利益都有保障。

他打开平台的记录举例说,潘垫村二组的农民自愿委托村里,由村里统一经过镇土地流转中心平台对相关的128.14亩土地进行流转意向登记。与此同时,上海奉平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要求受让承包土地,通过流转平台,双方在价格与期限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流转交易成功达成。

流转上平台,还为上海都市型农业的发展提供决策信息和依据。从上海市农业部门的一份汇总材料中可以看到,沪郊流转出的承包地主要用于种植粮食和蔬菜,基本实现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经营面积在500亩以上和100亩至300亩之间的比重最大。通过流转管理,建立了流转价格发现机制,对流转价格可进行跟踪监测和分析。

有纠纷,先调解后仲裁

利益之所在,没有矛盾纠纷是不现实的。有矛盾不可怕,关键是要建立矛盾的疏导和解决机制。上海在农地流转中设立矛盾纠纷的调解和仲裁机制,“先调解、后仲裁”,尽量把矛盾化解在源头和基层,让相关各方“话有处说、理有处评”。

据上海市农委介绍,上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体系已形成。9个涉农区县全部成立了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共配备仲裁工作人员35名,聘任专、兼职仲裁员102名;97个涉农乡镇均建立了调解机构,聘请调解员237名。至去年11月底,上海已受理的820多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案中,已调处818件,调处率达99.3%。

沪郊奉贤区,是国内最早的农地纠纷调解仲裁试点地区之一。在采访中,奉贤区农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调解仲裁的目的是“灭火”,其本身的公正性是其中的一个“支柱因素”,“要让大家都感到这个体系可信赖,那才能公平合理地解决问题”。这不仅是一个原则问题,而且还表现在许多操作细节上。

他举了一个例子,“法律文书的送达到位”,这个细节也是很有讲究的。有些农民工作场所不太固定,有些对邮件等不太上心,如果只是“一寄了之”,很可能当事农民一个疏忽,没有及时得知相关的信息,就会产生新的矛盾。

因此,奉贤区在纠纷仲裁过程中,坚持“两种方式同时通知”的做法,做到“双保险”,不仅挂号邮寄,还要求村干部上门送达通知,确保各种法律文书及时送达当事人手里。仲裁也不能“一裁了之”,裁决书还要确保可操作性,这样才能“案结事了”,大家都能接受。

土地稳,则农村稳。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维护农村土地承包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农村社会稳定的基石。上海农地“合同管理”的探索正在进一步深化,农业部门的人士说,今后上海农户手中的承包经营权证中,会贴上“更为精细的地块位置图”,方位、边界“一清二楚”,就像城里人的房产证一样。(《半月谈内部版》2012年第3期,记者 李荣)

永州设计西装

高要职业装制作

宁德西装制作

北海工作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