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怕等不到你的回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4:38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1

回忆就像记忆中的沙不断地在心中飘洒。她是他心中说不出的悲伤忘不了的却总那份凄凉。

记得那年的秋天十六岁的上官茗第一次踏上了远离故乡的道路前往自己向往的那所学校。每个人都拥有一段悲伤想要遗忘却总是那么慌张。一路上窗外的夕阳看起来那样的美却又那样的凄凉。他离开了故乡望着故乡的风景渐渐消失在身后这儿藏着他不能言说的伤。

火车的烟向后抛去上官茗静静地闭上双眼路太长勾不住思乡。

坐在他对面的女生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女生静静地读着《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脸上露出了恬静的笑容身旁放着一个拐杖。直到火车进站了她仍在品读着那本书。

上官茗取下架子上的包袱转身时不小心碰倒了身旁的一卷草席。而那个女生并没注意到她起身拄着拐杖准备离开座位时被草席绊倒了。她倒在地上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周围的人们急忙扶起她上官茗明白这事怪自己。

?“抱歉我不是故意碰倒草席的。你住在哪儿我背你过去吧。”上官茗拿起拐杖扶着女生的胳膊“抱歉抱歉这事怪我。”

女生并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关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没关系很抱歉我不能说话。”这个女生在上官茗的搀扶下走下了火车她微笑着指着拐杖有在纸上写下“谢谢你请把拐杖给我吧我就住在附近。”她一脸呆萌地看着上官茗然后从上官茗手中接过那对拐杖。

上官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扶着女生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还是我背你回家吧你的腿应该受不了了你指路。”说完便露出了傻傻的笑容他没等女生开口便蹲了下来而女生有点害羞了她的牙轻轻地咬着嘴唇思考着上官茗回过头说“快点吧我的腿都快蹲酸了。”

上官茗背起女生右手拿着拐杖咬着牙关向女生指的路走去。当向左的时候女生便捏一下他的左肩膀。出了车站的南门向右拐不远处便是女生的家上官茗蹲了下来女生接过拐杖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我叫夕颜你叫什么”纸条上写着。

上官茗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开口答道“我啊我叫上官茗火车上的事真不好意思……”

这个叫夕颜的女生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在小本子上写了写然后翻过来递给上官茗看“需要帮助的话请随时来找我。”

?“额……好吧谢谢你再见。”上官茗向夕颜挥了挥手。

夕颜微笑着向他挥了挥手然后目送着上官茗离去的背影夕阳下一缕风吹乱了她的长发。路太长怕等不到释放。而后来的几年夕颜有空就趴在阳台上可一直没等来他的身影也许他孤身在这个城市不需要帮助吧。一幕幕就这么不断地重演直到夕颜搬离了这座城市。

临上火车的那天她还在站台上向人群中望去火车快发动了她低下头轻轻地咬着嘴唇走回了车厢。

?“也许你不需要我的帮助吧……”

2

时光就这么向后推移了十年十年间上官茗和夕颜也没再见过面。十年的后这个深秋上官茗已是大学里最年轻的讲师了。又是南国落叶纷飞的时候而北国的白桦早已郁郁葱葱。

度过了美好的青春期看着别人带着心上的姑娘尽情享受青春上官茗的心里也开始萌动了。是啊正值青春的时节夕颜却只能孤独的站在阳台上等着她等着那个少年哪怕只是路过时给他一个问候。可是可是她不能再等了。

就在几年前一个细雨纷纷的午后上官茗撑着伞找到了夕颜的家。他想敲门可心中却十分紧张心跳动的温度仿佛拨开了层层细雨。

“咚咚咚……”

“请问夕颜在家吗”上官茗紧张地问道只是没人回答他上官茗心中更加不安了“不会是一个人在家出事了吧。”

就在他准备把门撞开的时候一个老伯伯从隔壁走了出来。雨伞在风中翻滚着雨水顺着上官茗的额头流了下来。

“小伙子。”老伯伯开口说道“你叫上官茗吗”

上官茗怔住了他点了点头转过身弯下腰捡起雨伞。一辆车从身旁来了过去溅了上官茗一身水。

“夕颜姑娘让我告诉你她已经搬走了她等了你好久了可到底还是没等到你。”老先生说“她说不了话可她是个好姑娘信箱里有她留给你的信。”

上官茗沉默了只剩下雨打伞檐的声音。

“谢谢您再见。”上官茗向老伯伯鞠了恭便转身离去了。

“再见。”

那场雨下了很久有人说这雨扫去了世间的不净可也抹去了上官茗心中萌发的青春种子。上官茗撑着这把旧时的伞走进了层层雨幕。

“上官茗你最近怎么样呢每个人都藏着一段说不出的悲伤我经常趴在阳台上等你经过这儿可一直没等到。每个假期时我都会等可迟迟看不到你。你是我说不出的伤想要忘记你却总是忍不住回想我怕等不到你的回音。你胖了吗累了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是个哑巴心里装满想对你说的话。现在我得搬离这个城市了也许你不喜欢我可……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夕颜。”

“嗒……”一滴泪水划过了空气晕湿了这封信。雨中上官茗把信塞进口袋他收起了伞看向天空雨点像绽放的礼花从天空肆意的洒向地面。他站在层层雨幕中流着泪泪和雨水在这沉默间凝为永恒。

青春的爱情时光开始渐渐远去只剩下曾经的爱意不断积淀。

现在上官茗已经不再是当初雨中哭泣的男生了他漫步在一片长满草的山坡上一条小路通向远处林中的一个公寓群那是学校给他安排的住处。东边的乌云飘过来了风也越来越大山坡上有个姑娘正拿着望远镜眺望着远方。

?“雨下大了。”上官茗撑起伞向那个女生跑了过去“快过来吧雨下大了。”

那个姑娘拿下望远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他们看到对方的面容后都怔住了。

?“夕颜”

上官茗跑了过去搂住了她夕颜的双手也越发搂得紧了。他们都沉默不语这沉默仿佛穿过了无边的回忆只在这一刻凝结。伞下的空间突然温暖了起来这是他们都没感受过的温暖。

3

第一缕秋风吹过你的脸难忘你迷人的笑脸不是时间不等我是怕你忘记我。等着下一个秋天我们也许会相见。

大雨中看不见视线你跑着来到我面前让我想起那是你熟悉的脸。曾是谁趴在窗台等你出现等待那当初的相约。

上官茗撑着伞搂紧夕颜走向公寓夕颜贴着上官茗更紧一些。寒风在抚摸她的脸感觉得到他真的在身边这是秋天最美的世界回忆的心更温暖了一些。

?“很抱歉直到你搬走了我才去找你。”上官茗内心翻出了一阵酸楚“我从小就是孤儿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后来我明白了那就是喜欢可我想找你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晚了。后来我就决定学成之后再找你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你了。”夕颜咬着嘴唇她内心翻涌着她有许多话想对上官茗倾诉可她说不出。只能贴得更紧让上官茗的温暖去平静心中的痛。

夕颜有一个姐姐她姐是正常人因此家里对夕颜不是很关心。也许偶尔会带她出去逛逛给她买一些新的衣服毕竟夕颜平常也不出门不需要太过去打扮。夕颜没有什么朋友上官茗对她而言就像是一个不能失去的人一个值得她等的人。

?“你住在公寓那边吗”上官茗微笑着问道。

夕颜点了点头她的两颗小小的上门牙轻轻地咬着下嘴唇她一会看看上官茗一会看看前面的路。大雨一直这么下着伞檐的雨珠不断地坠落下仿佛预示着某些未来。

?“啊夕颜”从公寓酒店的门口站着一个男人那是夕颜的父亲。上官茗带着夕颜走进门里夕颜的父亲和夕颜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冷着脸向上官茗走了过来。

?“谢谢你的帮助你叫什么”夕颜的父亲看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叫上官茗是大学里的讲师。”上官茗看一眼夕颜冲她笑了笑夕颜冲她笑了笑。

?“你是大学的讲师”他父亲的表情温和了起来“哎厉害啊哦对了你就是十年前背着我女儿来的人吧哎你是不知道家里为了她费了多少心现在正愁着怎么把她嫁出去。”

上官茗看向夕颜夕颜听到她父亲最后一句话时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沮丧上官茗心里一酸。他深呼吸了一下像曾经幻想过无数遍的那样对他父亲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娶夕颜吧。”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心跳动的声音。夕颜的父亲惊讶地看了看夕颜又看了看上官茗上官茗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

?“你确定要娶她”夕颜的父亲惊讶地问道上官茗点了点头夕颜的父亲又看了看夕颜他说道“这孩子能被你娶也是她的幸运吧。”

?“不不是被我娶。”只见夕颜听到这句话时忽然抬起头看着上官茗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心中的疑惑只见上官茗微笑着说道“是我娶你。”

夕颜的父亲沉默了一会他对上官茗说“我当然同意你把夕颜娶走你问问那孩子同不同意吧。”只见夕颜高兴跑了过来她紧紧地拥抱着上官茗她咬着嘴唇眼中流下了满足的泪水。十年沉默着等待今天终于能鼓足勇气抱住他了曾经等过一一个秋天她相信会再相见的。

上官茗也搂的更紧了他小声地对夕颜说道“因为很想念你每天都不再是雨天我不是怕时间过得太快是怕被你忘记。”

门外的大雨还在下着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紧紧相拥的他们泪水都是那样的温热。

4

?“听窗外的雨声像你的声音在我的窗前渐渐清晰本来能够倾诉积累下来的感情却只能看着说不出口。”夕颜把这张早已准备好的纸塞到上官茗的手中这张纸看起来也有几年的历史了。

上官茗看着夕颜的双眼那闪动的泪光中究竟埋着多少说不出的痛。夕颜抬起她纤细的右手指了指上官茗的心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她努力地张开嘴虽然说不出话但她的口型却很容易懂。

?“一生一世吗”上官茗静静地问道夕颜看着他点了点头。

这时夕颜的父亲走了过来他把上官茗拉到了一边夕颜站在原地望着他们。

?“明天我就得把夕颜带走了这孩子得了肺结核会传染的。如果不是今天车票延误了我们早就离开了。”夕颜的父亲小声的对上官茗说到他不时地看了看夕颜并没有在意夕颜的疑惑“如果要结婚的话可能要等到她病好但现在这种病很难治好的。”

?“没关系我可以等我会想办法把她治好的一定会。”上官茗转过身看着夕颜。

那天晚上他们三个人一起吃了晚饭上官茗和夕颜聊的并不多只是夕颜的父亲一直在插话完全不顾夕颜的感受。幸好最后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夕颜的父亲上官茗和夕颜边聊起了那一年分开后的事情。他们一个在说一个在写仿佛这大雨都只是他们的陪衬一切都静静地徜徉在回忆的世界中。

雨一直下一直在冲刷夜的孤独悄悄地浸入难眠的恋人心中。听着雨声仿佛回荡在心中某个地方像那天仿佛又发生在刚刚。他明白你不能言的伤你想忘记却更加慌张。

迎着清晨淅淅沥沥的细雨她再一次的看着他远去只是这次远去的人成了自己。车转了几个弯最终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

上官茗默念着她得的病一个人回到了学校的实验室。

?“上官老师刚刚院长来找你的你快去问问什么事吧。”一个研究生对上官茗说“哦对了院长在三楼实验室。”自从上官茗进入大学后院长知道他的身世就像父亲一样照顾着他并且上官茗自己也十分刻苦。

上官茗眉头一皱转身推开门向三楼跑去转了两个弯便到了。他推开门一看院里的老师基本上都在院长笑着向他走了过来。

?“阿茗啊你上次的那个结核病理分析报告我们看了这次我们院派你们这些青年老师去南方的病理实验室学习。”院长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那份报告“把那个报告也带着这是个好机会争取把我们国家自己的结核类疫苗方案弄出来。”

?“是”上官茗坚定地答道他明白夕颜的病有办法了。

第二天清晨踏上开往南方的火车上官茗又一次的远离了这个生活十年的地方就像那年离开故乡一样。可在他看来窗外的朝阳和记忆里的夕阳一样看上去那么凄凉。

每一天都在实验室中度过上官茗不厌其烦的实验着每一个可行的方案仅仅一个去毒就来回折腾了好几天。他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愿望一个美好的愿望。入冬的时候夕颜坐火车去大学里找上官茗因为上官茗早已到了南方所以院长把这个事告诉上官茗后便代他照顾夕颜了。

?“不要在意我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去努力自己的事业。如果我成了你心里的负担我会暂时离开的。”——夕颜的电报

这些美好突然在一个深冬的早上被打破一通急电打了过来。

?“是上官茗吗”电话一端传来了院长的声音“你快回来夕颜的病情恶化了刚刚又吐血了”

?“什么我马上回去。”

上官茗挂了电话同事们急忙开车把他送去车站并且定了发车最早的火车票。

?“等我。”上官茗焦急地望向北方心中默念道。

5

同事们开着车穿过一条又一条街终于在火车出发前的五分钟赶到了。电话里早就预约好了票所以上官茗拿到票便匆忙跑上了火车。

?“请告诉组长。”上官茗把头伸出车窗“我已经把新的发现记在笔记里了笔记本就放在我的桌子上。”

?“呜——呜——呜——”

一阵阵火车的汽笛声传来窗外的站台渐渐的向后面远去这条蜿蜒的路不断通往熟悉的地方。太阳从左边一直跑到了右边月光也从东边悄悄地露了出来然而焦急的人却顾不上这些。

忧郁的夜飘荡着纷飞的雪孤独身影在街道上奔跑着曾经呢喃着爱她直到永远这一刻却仿佛身在天边。她的手曾经紧拥着自己的肩还有分开时那朦胧的泪眼雪花像记忆中的泪花在心中肆意的飘洒消逝在一刹那。

?“夕颜——”上官茗推开院长家的门他急忙换了鞋、扔下包迫不及待的跑向二楼的卧室。

?“阿茗阿茗——”夕颜心中默念道她努力地想要喊出那两个字可是她不能。

?“夕颜——”

上官茗跪倒在夕颜的身旁他紧紧地搂着夕颜就像将要生死离别了一样。

?“那个……夕颜现在的情况已经稍微稳定了”院长在一旁静静地说道“夕颜的父亲搬去她姐姐那了没有带上……”只见上官茗没有顾及这些院长便不再继续说了。

?“我们不要等了现在就结婚”上官茗激动地看着夕颜只见夕颜露出了满足的的笑容她点了点头上官茗轻轻地擦去了夕颜眼角的泪水他对夕颜说“你现在真美十年了我们不能再等了”

上官茗转过身鞠着躬对院长说道“真的很感激您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就像父亲一样请您帮助我们当我们的证婚人吧”

院长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便开口大笑了起来。

?“好啊什么时候”

?“今晚吧。”

透着朦胧的月光窗外的雪花像绽放的礼花一样在空中肆意的飘洒这对相爱的人正要走完这最后一段旅程。没有来宾没有祝福没有孩童们的歌声只有两颗温热的心在颤动着。

?“我愿意娶你做我的妻子这一生都只爱你如果生命消逝就让我们的灵魂一起在永恒的草原上漫步。”上官茗看着夕颜夕颜的眼中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用了许多年终于找到了一样东西她闪动的眼神一刻不动的盯着上官茗。

?“夕颜你愿意吗”院长问道夕颜点了点头她的小嘴巴动了动大概说的是一生一世吧。

?“祝福你们。”

他们抱在了一起那来自心底的力量从未见过。

整个晚上只有上官茗在说着过去经历的事不管夕颜知不知道她总点着头。一个是孤儿一个是不健全的人可现在看来他们再正常不过了那些认为自己正常的人其实都藏着难言的秘密。

?“困了吗”夕颜点了点头上官茗亲吻了她一下然后关上了灯。

让人忘记伤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分别的时刻还是要来临。只不过这一次是夕颜提出的一大早夕颜便把上官茗的衣服收拾好帮他把该带的东西都装好。等到上官茗醒来她便把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了他包括一张纸。

上面写着“要努力自己的事业不要担心我去吧没事的。”

?“我会治好你的。”他问了一下夕颜两个人互相注视了很久直到上官茗向夕颜挥了挥手然后远去了。

赶着清晨上官茗心情愉快地赶回南方他明白时间不多了一路上他把剩下的方案又重新思考整理了一遍。火车冒出的烟不断地飘向后面窗外的景色也不断的变化着目的地不远了。

?“不是怕时间太快我是怕你忘记我。”一个孤单的身影站在了夕阳下的阳台上默念道。

后来的一段日子夕颜一直写信过来她嘱咐上官茗要照顾好自己每次和信一起寄来的总是一件手工织的毛衣虽然毛衣的样式没有变化但里面的爱也同样没有改变。

?“最近我的病情好转了有时我在想你工作时的样子是傻傻的还是严肃的呢其实都无所谓你总回信说每天都不累可院长先生却总向我透露你工作时的艰难。我明白你的努力也是为了我我会坚持到那天的。爱你的人在阳台上看你你却在看着远方。哈哈开玩笑的爱你。”——夕颜

初春万物开始悄悄复苏了生命的时节到来了。

?“上官老师”一个戴眼镜的老师推醒了上官茗“疫苗的试验阶段完成了你成功了结核病不再是没法治疗的了大家都等着给你庆功了快跟我走”

?“真的我先告诉院长吧。”上官茗拿起电话不一会电话便接通了“院长成功了疫苗成功了结核病能治了”

院长没有说话许久便听到院长抽噎的声音。

?“你是不是感动了”上官茗笑着说道。

?“不是……夕颜她……我们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没用了夕颜她坚持了好几天今天早上她坚持不住了……”电话那端传来了院长痛哭的声音。

?“不是说好转了吗”上官茗失魂般的嘀咕道他挂上了电话望向北方突然一下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北国的白雪还是那样的安详就像爱人的笑脸一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