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远望资本田鸿飞区块链癫狂的背后是互联网缺乏创新的焦虑

发布时间:2021-01-03 00:53:04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在VC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话题像区块链这般充满争议。来自各行各业不同背景不同阶层的人,聚集在不同的微信群和Telegram群里面,彻夜无眠的讨论技术和哲学思想。一下子多了很多加密技术爱好者,多了很多货币金融学家,多了很多区块链的信仰者,BFT、PBFT、POW、POS、DPOS、Sybil Attack……多了很多陌生的单词。

不同于刚刚热闹过的深度学习需要极强的统计和代码知识,区块链融合了很多社会学和经济学的理念,所以大多数喜欢动脑子的人都可以参与。对区块链的拥护者,区块链就像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去中心化下的陌生互信、平等、按价值贡献所得……这样的理想世界令大家无眠神往。

反区块链的阵营主要攻击代币经济的泡沫,甚至充满欺诈。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区块链项目大规模商业化。作为区块链最成功的两个项目,比特币的商业价值仍然体现在充满争议的数字资产;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主要商业价值仅仅体现在了促进ICO泡沫。

无论在不眠的区块链讨论群中的争论,还是区块链和反区块链之间的论战,有着不同信仰和不同专业语言的激辩双方,都很难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讨论。这正如产生于哈耶克和凯恩斯,至今仍然持续的市场经济之争。因为争论多久都注定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如,歇一歇,大家低头做事情时至少看看比特币的源代码,或者考虑一下,为什么产生于2008年的区块链技术忽然变得如此红火?

我认为,区块链如此疯狂的背后,很可能代表了互联网技术创新的匮乏,互联网时代的结束,以及创业者和VC机构的集体焦虑。

1、互联网技术的创新匮乏

互联网产生于90年代末,泡沫于2000年,成熟于2006年,经过了以Yahoo为代表的web1.0和以Facebook和Google为代表的web2.0,迎来2008年开始的移动互联网高潮。据我判断,移动互联网的创新机会已经于2015年结束,最近的一个移动互联网独角兽是2014年成立的ofo,最后一个PC独角兽知乎产生于2011年。

PC出货量早已连年下滑,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也首次出现下降,流量红利的消失,预示着互联网在商业价值方面已难以突破。用户增长放缓的压迫,更让亚马逊、阿里、腾讯等巨头开始放下身姿,向线下拓展。而线下模式那么重,挣钱又哪有那般容易。

互联网下半场更深刻的变革,只有寄托于企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深入产业链,对企业生产、管理流程升级改造。但从网络效应的角度,显然不会再出现2C互联网那样的高潮。

2、VC们和创业者的集体焦虑

对雄心壮志的投资机构和创业者来说,历经2010年后移动互联网、O2O、消费升级、视频直播、P2P、共享经济、人工智能……一个个高潮迭起后,只有潮水退却,才能看到谁被拍在了沙滩上:

大家期望很高的VR证明了是一场小春梦,已经被创业者和VC迅速的忘记;

深度学习掀起的热潮很快走到了深度学习能力的边际;

教育和消费升级短期内不会有很大的提升;

普遍看好的物联网,提高了企业运营效率,但改变企业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智能家居带给消费者的体验提升一直不疼不痒;

不同于美国高度发达的企业软件市场,由于中国的市场经济和企业管理制度不成熟,中国的企业软件市场长期畸形发展,因此,互联网在企业端的应用在中国市场还有很大潜力。不过企业软件是一个缓慢发展的市场,投资需要耐心和行业知识,这个领域的投资人才长期在中国缺失。

从VC投资周期的角度,5~8年是完整的一轮。从2011年和2012年移动互联网进入蓝海算起,许多基金在移动互联网这波大潮后,已迎来了退出期。回头来看,真正走出的独角兽并不多,挣钱的基金当然是少数。

因此,无论中国的VC还是美国的VC,都产生了迷茫和焦虑。当然也包括那些打拼多年,一路追逐风口,却仍无出头之日的创业者。

3、互联网的初心已面目全非

相比技术创新的匮乏和VC们的集体焦虑,引发社会焦虑的是,互联网的发展早已背离了本来的初心。

最早的互联网诞生于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和大学,然后很多极客免费贡献了早期互联网绝大多数的流行开源软件。可以说,整个互联网都是建立在开源软件基础上的。

起源和技术本质是去中心化,所以互联网才如此的强壮,成为了一个自由、公平、免费开放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每个人都可以分享信息、获取知识,实现超越地理和文化壁垒的合作。

然而现实世界中,多数情况下,中心处理信息的效率一定远远高于去中心化的方式。在VC大量资金的支持下,一些聪明的创业者开始在互联网的应用层占据信息入口和建立中介平台,诞生了像谷歌、雅虎这样中心化公司,利用广告模式和信息中介赚钱。

至今为止,互联网的盈利模型仍然大体上分为广告模式和中介模式。互联网经济模型的核心,由此也变成了追求网络效应、平台效应,建立壁垒,形成垄断,追求超额利润。

经过20年的发展,无疑这个模型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在中国形成了BAT,在美国形成了FAANG的垄断核心。也就是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今天的互联网都出现了垄断巨头地位坚不可摧的局面。即便创业者有所创新,却面临着被垄断者碾压的困境。

曾经开放、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在人类逐利下最终走向了中心化的高度集权和控制。资源集中化导致了结构臃肿,过度营销,信息冗余,信息严重不平等。大平台对个人数据的采集和利用,更与互联网早期的精神背道而驰。这些引发了更大的社会焦虑。

处女膜修补术会不会影响女性生育

治疗羊癫疯的偏方

贵州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