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NNIC称上海网速全国最慢测试方法遭到质疑

发布时间:2020-03-10 10:03:45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网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每一年两次,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都会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态统计报告》,1月19日,新一期报告如约而至。不过这次的报告遭到外界的强烈质疑。

这份《第27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态统计报告》首次加入了我国互联网连接速度情况部份,报告中称,我国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 KB/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 KB/s),而在各省市排名中,上海的网速居然是全国倒数第一。

这份非常给力的测试结果引发公众一片哗然、议论纷纷,不过业内专家、学者却均表示,CNNIC测试网速的方法不够科学,其结果难以令人信服。

大相径庭的测试结果

与CNNIC初次尝试网速测试不同,国内一些机构长时间从事网络测试工作,而他们的测试结果与CNNIC大相径庭。

在CNNIC的报告中,各省中河南、湖南和河北的平均连接速度排名前3,分别为131.2 KB/s,128.2 KB/s和124.5 KB/s,上海为73.2KB/s排列最末,江苏为74.4KB/s排在倒数第二位。

而根据专业网速测试平台中山大学计算机运用研究所旗下的卡卡网统计,去年12月我国的平均网速为239.62KB/s,其中网速最快的顺次是安徽、香港、上海,当月上海的测试用户为1515人次,网速为344.25KB/s。而在去年10月至12月这三个月中,全国平均网速为244.25KB/s,上海仍然排名前列,平均网速为310.12KB/s,测试人数为4424人。

CNNIC网速报告漏洞不止1处。上海网速不可能这么低,全国平均网速一样不会只有100.9 KB/s。上海某宽带运营商技术中心副主任黄永华对《IT时报》记者表示,就拿我们在上海的2M带宽用户来讲,家中的上网速度绝对比CNNIC公布的网速测试结果快。黄永华介绍,在他们公司内部监测中,全国范围内,上海的网速虽然不是最快的,但也排名相对靠前,不可能是最慢的。

而根据中国电信上海公司新近发布的宽带网络平均连接速率测速公告,在ADSL宽带用户端测试,其结果是137.6KB/s,约相当于CNNIC报告的两倍;而摹拟CNNIC采取IDC方式测试,平均连接速率更是高达378KB/s。

无论是卡卡网的测速结果,还是中国电信上海公司的测速结果,明显都远远高于CNNIC的报告数据。

运营商、厂商、专家齐质疑

据CNNIC介绍,CNNIC并没有亲身测试各地网速,而是拜托了康普科纬迅软件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博睿宏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IDC方式摹拟测试互联网连接速度。

CNNIC在报告中介绍了自己的方式:选取中国前20家主流互联网网站作为目标网站,以对这些网站的测试情况代表中国整体互联网速度情况。在31个省市均选取出样本点,将全天分成24小时,每一个小时测试一次,通过机器摹拟访问20个目标互联网网站,得到平均连接速度。

而国内一家一样从事网络监测公司的工作人员王可(化名)告知《IT时报》记者,看到这次报告中的网速排名,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很奇怪。上海不可能排名最后,河南排名第一的这个结果也与我们最近做的一个项目结果相冲突。

王可认为这次CNNIC的测试仅仅以网站首页的打开速度,来得出用户连接速度和下载速度的结论,其实不公道。另外,仅仅只是在IDC机房中做摹拟测试,得出来的结果也不准确。

王可认为,报告在对监测方式的说明中称:在31个省市均选取出样本点,却并未说明在每一个城市到底选取的样本数量。仅通过单一样本监测,样本数据会遭到多种条件制约,样本的本身质量会遭到带宽、内存、操作系统、终端设备等诸多因素影响,测试结果将没法代表真实的访问性能。单一样本监测的方式没法代表一个城市的网络性能,评测数据不具有任何的说服性。使用这样的数据对全国各省市的网络速度进行排名是绝对不科学的,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报告数据与实际访问存在巨大偏差,在样本数量上或存在重大问题。他告知《IT时报》记者。

而据记者了解,网络监测优化企业在为客户网站做访问性能测试评估时,常常会斟酌首屏打开时间、首页打开时间、下载速度和可用性等多方面的因素。

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表示,在IDC机房进行摹拟测试可能不太科学。真实情况下,各地的网民访问网站,使用不同的ISP,速度可能就有很大的不同。

从IDC机房测速,这本身就是一个不科学的测速方法,由于机房的环境与终端用户的实际使用环境相差甚大。卡卡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王可的意见和卡卡网的负责人基本一致,他认为,网站的访问性能包括IDC之间的线路连通和网民到IDC的访问两个环节。网民的访问情况更加能够代表该地区的网络性能。 疏忽这1重要评测环节,只采取单一视角的测试方式,等于网络连接进程只走了一半就取出数据来说明全部网络连接速度,是不具有常识且极其不专业的表现。

即便是CNNIC自己,也对测试结果信心不足。其在报告中如是称:仅通过IDC方式进行测试,有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网民使用体验。以后CNNIC将陆续加入Lastmile测试数据,以更真实地反应中国网民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情况。Lastmile测速方式是指通过真实用户访问目标网站,得到测试数据。

王可也认为应当由这两种方法结合在一起进行评估,而不是只依托单方面的数据。既然CNNIC已知道数据排名可能有问题,其实不代表真实情况,为何还要公之于众呢?王可称。

在关键问题上讳言

众多业内人士认为,CNNIC采取IDC方式测试网速,IDC机房样本的选择是关键因素,如果样本选择不具有代表性,就很容易造成误导。

终端用户从此机房的接入人数有多少?机房的装备质量如何?卡卡网负责人表示,如果选择测试的机房不够多,比如上海只选择一个机房,如果这个机房的质量太低,那就可能造成上海整体网速偏低的假象。在采访中,王可也持类似的观点,我也不知道CNNIC到底在上海选择几家IDC机房,如果他们选取IDC机房的网络质量不好,就会使上海排在最后一名。如果多监测几家,那末上海可能就不会是最后一名了。

卡卡网负责人认为,从IDC机房测速其实不等同于用户的使用网速,它反应的是测试机房的综合网速,即便这样其实也不很靠普。比如1000个人用电信机房,10个人用长城宽带,但是从机房测速时如果不是依照这个比例来选择样本的,而是选择1个电信机房和1个长宽机房。这样的话,其测到的结果和实际情况就有很大差别,数值肯定较实际偏低。

电信专家付亮也认为,CNNIC通过IDC方式测试网络,受影响因素很多,主要一点就在于IDC机房的选择,机房本身的出口有多宽,网络构建是不是公道,机房负荷的轻重不同,都会造成结果的差异。比如一些机房的服务器已架了几个大网站,负荷很高,连接速度自然会慢一些,而另外一些偏僻地方的机房,可能利用率很低只有20~30%,负荷很轻,网络连接速度肯定会快一些。

因而可知,问题的关键在于,CNNIC测试网速时是依照何种标准选取机房的?选择了多少个机房?

但是对这1关键问题,CNNIC方面丝毫没有对外界泄漏相干情况。CNNIC方面1月25日又发布了《关于互联网连接速度测试方法的说明》,但是在这里面仍然对机房样本的选择只字未提。

记者致电上海康普科纬公司,工作人员称康普科纬认可CNNIC公布的测试方法,不过没有泄漏具体上海IDC机房监测的名称和数量,具体选中那几家IDC机房的数据由CNNIC决定,康普科纬只是数据提供方。博睿宏远的态度康普科纬一样,称IDC机房的数量和机房名称是商业机密,不方便对外泄漏。

记者随后致电CNNIC询问他们在上海选取的IDC机房的样本情况,但截至到本报发稿时为止,记者也未接到对方回复。

报告内容模糊不清

不仅是IDC机房选择的问题,CNNIC对测试中其他多个问题也未做出清晰的说明。比如CNNIC选择的20家目标网站到底是哪些?CNNIC没有指出。

选择网站不同会对测速结果带来很大影响。各地对20个网站的打开速度还取决于那20个网站本身对各地采取的CDN加速效果,比如网易在广东的CDN加速效果很好,那末广东打开网易的速度就比其他地方快。卡卡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CDN全称是内容分发网络。它可以帮助网站将内容发布到最接近用户的网络服务器上,从而提高用户访问网站的响速度。

付亮也认为,到底选取的是哪20个网站,其镜像网站的散布情况会对结果产生影响。目前一般大型的网站都采取CDN加速,架设镜像服务器,比如在电信、联通或其他的网络上都架设镜像服务器,一样的内容放在不同的服务器上,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用户能更快打开这个网站。

如果其中一家网站在上海没有架设镜像服务器,那末上海的用户打开该网站的速度自然会慢一些,由于要走很远的路,打开速度固然比不上服务器在本地的网站。付亮认为,CNNIC测试的只是接入这20个网站的速度,而非用户上网的速度。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要测试用户上网的速度,自然不能仅用这20个网站来替换。

王可说:如果这些网站在CDN方面做得不好的话,也可能会影响到各省市网民的访问情况。王可解释说,如果上海电信的网民访问北京的网站,北京的网站监控到是来自上海的访问,可能会究竟将网民引导到位于杭州电信IDC机房的备份服务器上,这样访问速度就会很快,但是如果备份的服务器是在杭州网通IDC机房中,由于涉及到互联互通的问题,可能访问速度也快不了。另外王可还向《IT时报》记者指出,CNNIC报告中提到全国平均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 KB/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但固网宽带的速率指的是终端用户到当地接入运营商的网络速率,而测试方法测试的却是各地IDC机房到20个网站的平均下载速度,二者的概念完全不同,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网宿科技是国内最大的专业CDN技术服务公司,该公司的技术经理刘宇态度谨慎,不愿对CNNIC报告发表太多评论。不过他认为由于CNNIC没有公布测试时所摹拟访问的20家网站名单,所以无从评价这些网站是否是有针对目标用户进行过网络访问速度的优化,或使用CDN服务。如果有做的话,那末应当访问速度都比较好,如果没有做的话,那末有网通的用户访问速度好,而电信的用户访问速度就比较差。

除此之外,业内人士认为CNNIC报告中有些内容概念不清晰,让人看不懂。CNNIC报告中列了一张表格,标题是分省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速度(这是原题),而且表格中列的却是各省的下载速度。打开网站和下载是完全两回事,弄不清楚他们。黄永华表示。

在1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CNNIC称IDC测速结果有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网民使用体验。但在1月25日发布的测速方法补充说明中,又称是依照国际上通用的实际网络连接速度测试原理。卡卡网负责人对CNNIC所称的依照国际上通用的说法也不太理解,全球最权威、最大的独立测速机构(),它采取的方法并不是像CNNIC那样从机房摹拟访问某些网站的。它是真实用户连接各地测速点的真实速度,这个才是真实的用户宽带网速的反应。

记者手记:

无妨公然一点透明一点

现在都流行弄听证会,虽然很多时候听证会只是为涨价打前站的,比如说自来水涨价、天然气涨价前要开个听证会。但是听证会的意义却是不可忽视,最少搜集了各方的意见、了解了各方的态度,使得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变得公然透明。

CNNIC是想做好事,让各个地方了解本身的互联网接入水平在全国处于甚么水平。但是CNNIC自己也没想到,各地网速的测试报告却引发了如此大的争议,缘由就在于它不够透明不够公然。如果CNNIC事前弄一次听证会,相信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CNNIC首先要将自己的测试网速方法公布出来,让大家看看方法合不合理,好比自来水涨价理由充不充分一样。现在懂网络测速的技术人才很多,俗语说三人行必有我师,CNNIC可以搜集一下民意,从让自己的测试方法变得更加公道。不会像现在这样,自己闭门造车后把结果公布出来,大家却对的测试方法有着一大堆的质疑。

即便事前没有开听证会,现在再来做个情况说明也能亡羊补牢。把测试进程中的一些具体方法、情况充分公然,不要让大家觉得这份报告有些地方看不懂。只有沟通,才能消除外界的质疑。

(本文来源:IT时报 作者:钱立富 林斐)

众之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重庆市合智思创实业有限公司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大连石油化工研究院

中铁六局集团路桥建设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