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如何将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据为己有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3:14:58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如何将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据为己有的?

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从此背上了“重色轻国”的骂名。想想也合情合理,佳人被屠,只剩下这个陈圆圆了,难不成自己一刀结果了这个唯一的亲人吗?从这点上看,吴三桂还是率性的,有人性的。当然,吴三桂后来反清,不排除满清御用文人的刻意鞭挞,于是,吴三桂被背上了骂名。

(一)陈圆圆被田畹这个人贩子当礼物送给吴三桂

陈圆圆住在田府,当时的吴三桂远在关外,两人相距十万八千里,两人又是如何相识相知的?不得不说,缘分是个很奇特的事物,就如民国时的胡蝶和戴笠,一个是举世闻名的电影皇后,一个是心狠手辣的军统头子,两条路上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居然会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简直让人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谁也无法改变,沈从文说过: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如果说胡蝶和戴笠的情缘,是因社会的动乱走到一起的,那么,陈圆圆和吴三桂同样因时局的动乱,让两人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多久,清将阿巴泰率部队出征,对中原进行骚扰,在山东大肆抢劫财物,弄得民不聊生,随后矛头直指燕京。崇祯皇帝紧急命令各地总兵官入京商讨国事,也包括吴三桂。吴三桂来到北京之后,阿巴泰的军队已经退回关外老家了,京城已解除警戒。吴三桂暂时留在京城,等候命令,没事的时候,他四处走走,到处看看。

而此时,田畹的女儿田贵妃已经病逝,作为国丈的他,没有女儿撑腰,也怕遭到皇帝的冷遇。正寻思着找个靠山才行,当他见到了吴三桂,一双昏花的老眼,放射出异样的光芒,皇帝靠不住还可以投靠将领。他早就听说吴三桂很有统率能力,是享誉长城内外的关宁铁骑,是大明王朝最有战斗力的一支部队,跟着他混应是最对的选择。

田畹费尽心思,精心策划了一次吴三桂与陈圆圆的偶遇。 那天傍晚,田畹特邀吴三桂去田府作客,吴三桂欣然接受。去了田府,灯光辉映下,几位戴着白帽的厨师正在忙碌,锅碗瓢盆轻轻地碰撞,烟雾缭绕下,锅里不时发出煎炸的滋滋香味。

丰盛的菜肴端上了桌,酒过三巡,田畹拍了三下手掌,从屋子里传来了高跟鞋触地的声音,像一股泉水从山涧流出。陈圆圆走了出来,柳腰细眉,穿着短裙,丰润无比,她从不怯场,张嘴就唱。吴三桂惊诧于陈圆圆的美艳,“不觉其神移心荡也”。就如当年的苏东坡见了12岁的歌妓王朝云之后,心生爱慕,几年后还是将王朝云纳为小妾。

吴三桂忘记了夹菜,忘记了饮酒,他面带微笑,半张着嘴,口水就要流出,目光在陈圆圆的身上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一曲唱完,田畹挑起右眉,向陈圆圆使了个眼色。陈圆圆走过去,大方地坐在了吴三桂的膝盖上,一股清幽的体香扑入了他的鼻孔。“坐怀不乱”那是书上说的,吴三桂是做不到的。

桌上的菜冷了,饭凉了,吴三桂紧紧地搂着陈圆圆,怎么也舍不得松开手。作为军人,吴三桂很直接,战场上的终日厮杀使他的性格变得不喜欢拐弯抹角。他对田畹说:“把这个女子送给我吧。”

“这么美的养女,我还舍不得呢。”

吴三桂将一大堆银子,放在桌上,说:“这下舍得了吧?”

田畹对陈圆圆挤眉弄眼,回头对吴三桂说:“你问一下陈姑娘。”

吴三桂把对方的身子掰过来,面向自己,抚弄着对方的头发,问:“陈姑娘,跟我走好吗?”

陈圆圆本来就是被田畹锁掳的家妓而已,说白了田畹就是明朝的人贩子。家妓没有说话的权利,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可以当礼物随便送人,现在看来,是让人不可思议。吴三桂怕田畹反悔,饭没有吃完,就抱着陈圆圆向肩上一甩,扛在肩上,像打了胜仗一样,乐呵呵地跑出田府,就这样,陈圆圆成了吴三桂的爱妾。

在今天看来,田畹也是一个出手大方之人,居然舍得将一个才貌俱佳的年轻女子,作为礼物送给别人,而不据为己有。

吴三桂回山海关时,把爱妾陈圆圆留在北京的家中。

(二)吴三桂家人被屠

不久,闯王李自成起义,见来势汹汹的农民军攻进了北京城,崇祯帝被逼得无路可走,在煤山自杀身亡。吴三桂的父亲身为大将,也无计可施,为了保住全家几十口人的安全,率先投降了,李自成顺利地建立了大顺王朝。

为了稳定江山,李自成接下来要收买的人物,便是镇守山海关的总兵吴三桂。他派人给吴送去了大量的银子,还有其父所写的劝他投降的信件。吴三桂再三思考,左右衡权,加上自己的一家人都在李自成手中,吴三桂似乎也走投无路,只有答应投降李自成。

吴三桂带着自己的军队,扛着“投降”字样的旗帜去北京投降,在路上,他遇见京城逃出来的熟人,忙问,知道我的家人不?

“你自己……去……看吧。”那人怕吴三桂承受不了,吞吞吐吐不敢说。吴三桂预感事情不妙,向对方的手中塞了一把银子,“没事,你说实话。”熟人告诉他,一家人被李自成的部下刘宗敏杀害了,并叹了口气:“陈圆圆那么好的女子,也让刘宗敏带走了,可惜!”

听到这话,吴三桂冲冠大怒,一头载倒在地,打了几个滚儿,从地上弹跳起来,厉声叫道:“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有何面目见人耶?”他率领大军,投降了羽翼还未丰满的清军,与李自成的农民军开战。

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缟素,白色丧服, 恸哭六军惧缟素,指吴三桂的军队为崇祯帝发丧带孝,表示要为崇祯报仇,更重要是为了自己的红颜知己陈圆圆。

其实,在我看来,吴三桂为家人报仇倒是真的,至于陈圆圆一说,后人牵强附会罢了。

(三)陈圆圆逃过一劫,被刘宗敏虏为己有

话说回来,李自成农民军攻占北京后,刘宗敏杀害了吴三桂的一家,为什么没杀掉陈圆圆呢?当时,陈圆圆看见一家人的脑袋纷纷落地,她缩在墙角,双手捂着脸,吓得瑟瑟发抖。刘宗敏走过去,二话不说,举起了刀,他的双眼像冒着两团火,眉毛向上一扬,正要挥刀而下时,屋顶上传来一个声音:刀下留人!刘宗敏双手一软,这才回过神来,先看一下这个女人再杀。

他蹲下身,将对方的手从脸上移开,用指头抬起了对方的下巴。刘宗敏十分震惊,他从来没看见过如此美丽的容颜,很明显,那时的陈圆圆刚二十出头,珠圆玉润,温柔动人,她的美一下子倾倒了刘宗敏。他把刀一扔,如获至宝般将陈圆圆紧紧地搂在怀里,管她是什么身份,是谁的女人?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民国的军统头子戴笠,没有经过潘有声的同意,就将其老婆胡蝶据为己有。但潘有声软弱无能,迫不得已,可吴三桂是明朝山海关的总兵,相当于现在的军委主席,他怎能承受得了这种屈辱和打击。“吴三桂,你在哪儿,快来救我!”吴三桂似乎听到爱妾站在遥远的山头,泪如雨下,声嘶力竭地呐喊。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此起彼伏的画面:刘宗敏紧紧地搂着一个女人,舌头在对方的脸庞游走;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女,正仰面朝天,躺在刘宗敏的床上,他的手在对方的身上不停地搓揉着;一个女人光滑的脖子,在彩灯下晃荡……这些女人都是陈圆圆。

(四)吴三桂投降满清,疯狂追杀李自成

“我靠,他奶奶的!”吴三桂吐出一句话,抱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他整个人都变了,完全变了,失去常人的思维,没有常人的情感,而是像一个恶魔,像一个杀人的机器,幽暗深沉、冷酷至极。他率部下与清军联手强攻,李自成农民军节节败退,遭受重创,仓皇逃离北京。这时的吴三桂本来也可以率先坐上紫禁城的龙椅,多尔衮担心大清王朝可能前功尽弃,想从中阻拦,不料吴三桂主动退让,他的心思不在上,而是要报仇雪恨。

吴三桂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此时吴的部下在京城搜寻到了陈圆圆,便飞骑传送。吴三桂得知陈圆圆还活着时,他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是梦,是幻?

当务之急,吴三桂调转马头,向京城飞奔,哒哒哒的马蹄声响彻云霄……

刘宗敏在逃跑的路上,为什么不一刀杀掉陈圆圆?这是一个千古之谜,或许,陈圆圆给过他身体的慰藉,给过他心灵的抚慰;也或许,陈圆圆的内在气质和美貌,让他产生了一种怜香惜玉的心理,而不忍心痛下杀手。

吴三桂作为明朝的将领,却与明朝背道而驰,“引清兵入关”,从此背上了“重色轻国”的骂名,“冲冠一怒为红颜”也成为他人生路上的最大污点。想想也合情合理,佳人被屠,只剩下这个陈圆圆了,难不成自己一刀结果了这个唯一的亲人吗?

从这点上看,吴三桂还是率性的,有人性的。当然,吴三桂后来反清,不排除满清御用文人的刻意鞭挞,于是,吴三桂被背上了骂名。

(五)陈圆圆最后的归宿

不过,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陈圆圆是一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吴三桂对她的爱,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此后的日子,无论是阴雨艳阳,还是风和日丽,陈圆圆一直与吴三桂相依相伴,辗转征战。吴三桂对这位失而复得的爱妾,更加关怀备至,呵护有加。至于陈圆圆被刘宗敏掳走,究竟干了些什么?爱妾不说,吴三桂也不问,这种场景和民国的电影皇后胡蝶夫妇是多么的相似。

当年胡蝶让戴笠霸占了三年之久,正准备与胡蝶结婚时,戴笠因飞机失事身亡。当潘有声重新得到妻子胡蝶时,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对于妻子过去的三年,他只字未提。他们都希望,曾经的辛酸和屈辱都能随风飘逝,无影无踪。

都说,好女人是男人的一所学校,没错,比如胡蝶和戴笠在一起后,杀人不眨眼的戴笠展现出了他柔情的一面。他曾对胡蝶说:“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与你正式结为夫妻,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原本私生活极其混乱的戴笠,得到了胡蝶之后,每天都会拜倒在她的裙下,不能自拔。陈圆圆也一样,她用自己的妩媚柔情和非凡魅力,成为了吴三桂的精神支柱,自山西、渡黄河、入潼关、克西安、平李闯、定云南、驱永历,可谓风尘仆仆,东征西伐,为清廷统一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多年后,当朝廷降旨,将亲王的正室以妃相称的时候,吴三桂的第一心思就是把妃的名号赐给陈圆圆,陈圆圆婉言拒绝:“ 我出身卑微,才疏学浅,能蒙将军厚爱已是万幸,实在不配贵为王妃,我愿做侍妾追随将军一生!”

的确,陈圆圆像当年的苏小小一样,所要的不多,容易满足,油壁车、青骢马。几经生离死别,几经牵肠挂肚之后,从前辉煌的梦想都化为了现实,只要有良辰美景,有湖光山色,她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财富、权势、地位、王妃的封号,陈圆圆是不感兴趣的,吴三桂这才把它给了自己的正室张氏。

为了爱妾生活得好一些,吴三桂专门为陈圆圆修建了一座花园,名字叫“野园”,在昆明北城外,是一种浩渺无边的景象。美人似水,佳期如梦,在这繁花似锦的春城,他无须再想死亡和离别。那段日子里,吴三桂常来野园,在柔和的月光下,陈圆圆静静地弹唱,吴三桂听到动情处,便拔出宝剑来,随歌而舞。歌声婉转,琴声悠扬,那是两人心灵中的一片净土,那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世外桃源”。

不过,好景不长,吴三桂这样的男人,或许一辈子都在为自己的权势,地位,为自己的征战。得知吴三桂举起叛旗的消息,陈圆圆默然离开了野园,独自走向无人的荒野,她瘦弱的身影,向历史的丛林中缓缓退缩。以至清朝攻陷昆明以后,在吴三桂的籍簿上也没有发现陈圆圆的名字。

那是康熙十七年,三藩之乱已进入衰弱阶段,其余藩王势力只有招架之势,已无反攻之力。接连投降中,仅剩吴三桂割据云南一隅之地,面对羽翼丰满的大清军队,吴三桂率领的关宁铁骑也早已不复当年雄威,势单力薄,大局已定,吴三桂已无力回天。加上吴三桂也年事已高,面对着日益雄厚的大清王朝,积郁成疾,几个月之后,他抱病而终。其孙吴世璠继续带领云南驻兵抗衡清廷三年之久,最终全军覆没。

十几年后1695年,早已削发为尼的陈圆圆(1623―1695年) ,听到吴三桂(1612—1678年)死去的消息,失去了活着的勇气。她像一个忠贞的烈女,把手中的经书一扔,疾步冲出寺外的莲花池,张开双臂,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跳,“砰”的一声,落入冰冷的水中。

历史的大潮淹没了多少貌美如花的女子,唯独陈圆圆依然清丽脱俗,在红尘岁月中招摇过市。

合肥人流医院

昆明白内障医院

江西整形美容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