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乖腿张开点好湿塞东西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哥哥晚上顶我那里【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7:00:22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辽阔的旷野上,麦苗稀稀落落,寒风撩人。女孩穿着宽大的毛衣长发舞动着匆忙地走着,纱巾被风吹落,是浅兰,又是鹅黄,还是乳白……好轻好柔,她追呀追呀,风向转换,纱巾倏忽不见,女孩既没有追上,又怅然地找不着了回家的路。

这个梦不知在石川哥哥的心上晃动多少次。女孩尖下巴,皮肤白皙,眼睛忽闪着晶莹,单薄的身子在宽松的衣服里空灵得犹如一片柳絮,衣服也是变换着的,时而浮白,时而浅绿,时而淡灰。久之成了他心中的恋人形象。每当有人问他要找什么样的媳妇时,他总毫不迟疑地说:“尖下巴,长得白,黑头发,恬淡沉静,穿宽松的毛衣。”这成了朋友亲人的佳话,常有人调侃他说:“这样的女孩能给你找一排。”

然而,这样的女孩很多,唯没有他想望的梦中的感觉。在家人和年龄等各种压力下不得不娶了媳妇园园。园园既不尖下巴,也不白皙,更不恬静,也没有长发飘逸,唯一让他庆幸的是精敏能干。两人琴瑟合鸣,创立的公司稳中求进,经营得有条不紊。儿子也健健康康地成长着,常情常理来说,事业上有老婆做帮手如日冲天,家有值得骄傲的儿子,这是幸福中的幸福,快乐中的快乐。可石川哥哥心中堵着一厚墙,让他憋闷中常有失落。在外出差和应酬中,园园一般装聋卖哑,他遇到顺眼的荷尔蒙也流泄过几次,但都是生活中随时枯萎的花,唯这个梦仍时不时地出现挥之不去,常自戏为这才是真正的情人。

这天石川哥哥如往常一样和园园进入公司,就在一楼的拐角闪过一个穿浅灰色长到膝盖的瘦佻的身影,长而乌黑的头发散披肩上微动着。石川哥哥恍若梦,可却是实实在在的现世,就在公司。他快速追过去已无人影,空荡而寂寂涌入他心头,摇摇头迈向电梯。

“找谁?”园园跟上来问。

“没什么。”石川哥哥应付了一句。就在九楼电梯门打开时,女孩却从里面走出来,白白的瓜子脸赫然眼前和梦中人重叠。石川哥哥的心被电烙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身上淡淡的体香沁入他体内,她碰到他异常的欣赏的眼睛有显窘迫地冲他不自然地笑笑,一只小酒窝闪现,细柔的漩涡在石川哥哥心里流动。

“你在这个公司上班吗?”

“是的,业务员,刚来不久,你也是这个公司的?”

不等石川哥哥回答,电梯已停,她快速离去,留下的清香久久不散。

多年的梦中人悄然出现让石川哥哥的心无论如何平息不下来,如果她天外流云般飘忽而来飘忽而去也就罢了,可她就在身边,他无法无动于衷,上午临下班时,还是按捺不住到了业务经理办公室。

她叫逸冰,29岁,刚到公司不到三个月,医科大专毕业,无工作经验,录用后被派到A市联系业务。今天是公务员开会日,难怪会遇到她。业绩非常落后,可见工作的压力。此时正是午时,她正在回去的路上吧?这么多年的理性,他有必要不理性一次。他似乎又看到她在旷野上急走的身影,前路不是一马平川,有沟壑有野丛,她会摔倒的,她需要扶持,他要追上她,给她输送力量,石川哥哥驾车匆忙赶往A市。

逸冰坐同市经理的车回来的路上一言不发,业绩再上不去就有失业的风险,就会再陷入找工的洪流中。护士专业的她没有工作经验,私人医院都不愿接收她,家里三岁的女儿等她自己都养不活,如何给孩子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想到女儿,逸冰的心抽痛着,酸涩涌上来,曾一度以为只要熊飞在,她不愁吃饱穿温,只要安安心心把女儿照顾好就知足了。毕业后即和熊飞三年的恋情画个句号步入婚姻,婚后本想带孕复习参加医院的招考,可女儿的出生终止了一切。但熊飞如他所愿考进了医院,她相信他“有我在,生活越来越好”这句话,为他一年后就提升为科室主任而骄傲。可是后来呢?他要舍弃她和女儿,娶科室清甜可人的副院长 的女儿,她成了婚姻彻头彻尾的陪葬,陪葬进去的还有女儿一生的欠缺。

逸冰的泪在思绪的波动中掉了下来,她要强忍住,自哀自怜换不来生活的尊严,她要努力再努力。

“逸冰,不要灰心,相信你行!”经理发现她的情绪低落鼓励着。

“没事,我会努力的,哪怕只为女儿。”逸冰回到租屋打开从旧市场买来的二手电脑,她一定要竭尽全力拼一把,把过去不善交际和不爱交际洗刷掉,把市场规则吃透,把产品的工艺流程和优缺点专研透彻。

第四天晚上7 点,逸冰刚托着酸痛的双腿到住处,电话骤响,经理让她明天到“祥发”试试,逸冰答应着已躺在床上疲惫地入睡。梦又来了,她仍急促地在田野上奔走,黄昏已暗,寒风凛冽,她既找不着回家的方向,也辨不清方向……

第二天逸冰没有忘记拿着公司的样品到祥发,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没想到对方竟如此爽快地签单。她似乎看到生活的新章向她掀起。此后她又接到其它几笔订单,这让她的心宽慰不少,有希望就有爱的力量,就有足够的勇气支撑下去。大学把精力全放在熊飞身上,专业没学好,对口工作更难找,如今有了这突破口,她无论如何要全力以赴。

石川哥哥暗暗帮助她的同时才得知她是个单身母亲,在跟踪她的几天里,远远地看着她早出晚归,熬夜少食,住处阴暗,心一点点地伸张着。

石川哥哥回公司时看着从车窗晃过的车水马龙,梦醒般一步步踏入实地,回归现世。那终究只是个梦,允许自己放任一次,但不能脱离实际地沉落。况且已为这个梦作出了实质的给予,也应该释怀了,家在等,园园在,儿子在,公司一大堆事务在。

让石川哥哥奇怪的是回来后晚上睡得特别安稳,虽然白天脑子中时不时有逸冰的身影出现。或许现实冲散了梦境。他庆幸克服住杂念和原本的生活连接,也奇怪接下来的几个月的业务员开会再没有见到逸冰,也高兴自己能摁捺住不闻不问。

西宁治疗毛囊炎好的医院

附睾炎也分急慢性

借卵试管流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