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纱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海洋开发应远近并进与深浅兼顾

发布时间:2021-01-25 15:14:15 阅读: 来源:纱卡厂家

中国海洋开发应远近并进与深浅兼顾

今年以来,随着中央“陆海统筹战略”的提出,以及山东半岛、浙江舟山群岛、广东三个以海洋为主题的经济区规划获批,中国的海洋经济发展正高歌猛进,但持续发酵的南海争议、渤海漏油和接二连三的沿海化工厂爆炸,无异于当头棒喝。它迫使我们思考:中国的海洋开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原因何在?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为此,本报专访了长期从事海洋研究的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经济与科技室主任刘容子女士。她忧心于地方政府近岸开发的狂热,遗憾于专家正确意见未被采纳,疾呼中国需要海洋战略。  1. “重新思考海洋经济战略布局”  《21世纪》:在这次渤海19 3石油平台漏油事故之前,去年美国墨西哥湾也发生过漏油事故,如果把这两起事故之后的处置做一对比,您认为能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  刘容子:康菲漏油事件表面上是海洋环境污染,公众关注的是政府的监督和管理,深层上思考是我国的海洋经济发展战略和布局问题。  现在问题只是刚刚开始。沿海地区产业之间、用户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尖锐,可以说是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因为目前的产业布局中,各种不同产业之间并不兼容:养殖、旅游所要求的一二类水质与港口、临港工业、海上油气开采、沿海重化工业等邻近海域的四类、劣四类海水水质肯定是冲突、不兼容的。  康菲漏油事件不是一个公司的问题。现在必须重新思考环渤海地区的产业布局问题了。目前这种重化工云集环渤海地区的态势,已经埋下了更大风险的危机,若再不下决心、下大力气调整,灾难性事件带来的危机不可避免!  按照目前环渤海周边各地的各种规划实施下去,不仅渤海成为“死海”将不是耸人听闻,而且该地区的经济社会安全也将面临危机。  《21世纪》:有观点认为渤海漏油只是中国海洋经济发展中“近海开发过度、急功近利”痼疾的一个体现,您是否认同这一看法?  刘容子:渤海漏油只是个突发事件,这次在渤海,明天就可能是其他地方。因为重化工项目带动能力很强,能带动很多制造业,但这么多制造业你不知道哪个是短板、哪里会出问题。现在  是大连的化工厂爆炸,明天说不定其他什么地方会出问题。  我整体的感觉是,整个中国沿海产业布局太过了、太密集了。如此密集布局,从国家战略上,是不是合适?都压在这块,遇到突发情况有多危险?  现在地方政府纷纷上报规划,再由中央来批,说得不好听,就是地方绑架中央。地方都是从自身利益考虑,而不是全国上下一盘棋。  比如,港口建设,根据交通部门给的数据,港口已经过剩了。早期国家有港口规划,现在各地到处跑马圈海,但实际上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码头,圈的岸线资源又用不了,怎么办?搞临港工业,二次招商。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土地、空间制约的问题围填海比拆迁征地简单、便宜多了。围填海的推动力量还是政府。  这是因为,我们的中国海洋开发尚没有整体谋划,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至今还没出来。不仅沿海地区及其近海区域需要一张总图,覆盖30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管辖海域也需要有一张开发利用与保护的总图。  今天的海洋空间、海洋资源已经不同于30年前,已经成为稀缺资源,处于争抢、冲突的状态中。要好好研究一下,以什么节奏开发、产业如何布局、如何可持续发展;否则结果就是:糟蹋完了陆地再去糟蹋海洋。  2. “地方的海洋经济还是陆地思维”  《21世纪》:渤海漏油事故会不会对中国目前海洋经济的发展进程造成影响?  刘容子:要真能造成一些影响、真能让各地的头脑发热冷静一下反而是个好事。但现在沿海各地的开发势头很猛,新一轮沿海开发规划纷纷出台,各地都在争上大项目、大港口、大钢铁、大石化,争夺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国企;相反,海洋经济中对环境影响最小、也最富民的滨海旅游,却不是地方政府的兴趣点,因为它税收小、不富政府。  现在整个中国的化工厂、钢铁厂、电厂等布局重心都在沿海,“世界工厂”也都在沿海。金融危机之后的10大产业振兴规划,更是强调化工、钢铁要向沿海布局,我倒真希望能通过这次渤海漏油能让各地刹刹车,但我不看好。文件、规划做得再好,但落实不了,很多地方都落虚。  《21世纪》:一方面国家大量出台沿海经济区发展规划、战略向海,另一方面,我们又存在近海开发过度的问题,如何理解这一看似矛盾的现象?  刘容子:现在的海洋开发是过度与不足并存。一方面,海洋产业类型与规模、海洋产品种类、海洋服务领域等还远不及世界海洋开发先进国家,海洋新资源、新空间、新的开发利用方式等创新空间很大,深远海的开发几乎空白;另一方面,海岸带地区开发强度过大,近海渔业资源几近枯竭,传统渔场风光不再,滩涂及海湾被大规模围填造陆及海岸快速水泥化、人工化,消弱海洋纳污自净能力,降低消纳抵抗自然灾害能力等。  《21世纪》:在您看来,近海和远海开发在整个国家的海洋战略中各自应处于什么位置?  刘容子:我主张“远近并进、深浅兼顾”,当然这取决于技术经济能力等各种条件。原来的口号是“由近及远”、“由浅及深”,现在可以考虑战略调整了。虽然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陆海统筹,但具体到涉海产业、特别是沿海地方,仍然是以海岸、近海为重点,各地纷纷打出了发展“蓝色经济”的旗帜,但怎样才能使海洋开发真的成为“蓝色、深蓝”?还需要深入研究、破题。  《21世纪》:也就是说陆海统筹还没破题?  刘容子:陆海统筹战略在海洋研究圈子里提出来已经有一二十年了,有的研究者都已经去世了,现在虽然进入中央文件了,但这一战略的实施还处于探索阶段。现在,很多地方把“陆海统筹”落脚在顶着海洋经济的帽子,在海洋经济的大箩筐中装了很多牵强附会的项目,思维还是陆地的、还没走出去,眼光还是紧盯着沿海陆地、滩涂这一块。我认为,“陆海统筹”是要由陆地出发,以沿海陆地为依托、为基地,放眼世界海洋,走向外海,走向大洋,走向深远海。大企业有本事别在海边折腾,有本事到深远海去。我们在远海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  《21世纪》:近年来国家先后批准了10个沿海经济区发展规划,这些规划之间如何协调?外界担心这些规划通过之后,会带来新一轮的狂热开发和污染、破坏,您是否也这样看?  刘容子:现在批的规划已经覆盖11个沿海省市自治区了,但这些规划几乎都是地方主导编制的,是自下而上的,然后是上边批、下边再实施。由此,势必会有相互不够协调,甚或有区域环境保护目标冲突、产业同构、重复建设、海域功能冲突等问题。因此,需要有一个自上而下的通盘考虑、全局规划。

高档装修

恒华湖公馆装修效果图

建筑装修

相关阅读